2021年8月24日

色欲天天

仙门斗地主!

呵呵,还真别说,五轮各脉抢人还真有几分那个味道。

天地两轮,各不相让。水火两轮,已经完全跟不上节奏。而人家风轮一脉,压根就没有入局。

此时,那风轮猥琐大叔,听着天地两轮的赏赐,都有些傻了。

风轮一脉,啥时间见过那么多灵符、中品灵石?元婴级法宝整个风轮一脉也没几件,怎么拿出来给苏墨?

还破基丹?

如果有破基丹,他还能是筑基后期筑基大圆满吗?自己早就吃了,还给苏墨?

嘿嘿,破鸡蛋我储物袋里,倒是有两个。

“比不了呀!比不了!唉!”那猥琐大叔心中悲叹。

天地两轮的疯狂加倍赏赐如似赌徒,风轮一脉想都不敢想。不过,渐渐地,猥琐大叔看着苏墨的眼神却是有些怪异了。

此时,慕惊鸿瞟了那猥琐大叔一眼,淡淡说道:“陆师兄,苏墨的主意,可不是随便打的。刚才那些人怎么死的,你没看见吗?”

“呃?嘿嘿!”那猥琐大叔看着慕惊鸿尬尴地一笑,“慕师妹,你想到多了,我怎么会打他的主意?我们也不敢呀!”

文艺范美女白纱遮面逆光投影浓眉大眼唯美写真图片

“哼!五轮宗内,还有你们风轮一脉不敢做的事?别人不知道,我可是都清清楚楚的。苏墨身上,如果少了一样东西,我就打上风轮山。”慕惊鸿冷笑。

“不会!不会!”

猥琐大叔讪讪一笑,不言语了。聪明人,都这样,少说总是没错的。我不说话,你能把我怎么样?

慕惊鸿也不多说了。

可是,苏墨听不懂他们之间对话的意思。

“苏师弟,风轮一脉有神偷。以后,你进了内门可要小心了。五轮各脉,可是常丢东西。”黑色师兄在旁边提醒道,“眼前的陆师兄也是一个奇人,乃是炼器大师。他以筑基境界,能练出结丹级别的法宝。千万别小看他!只不过,他是一个小气吝啬的人,没准打你身上东西的主意。呵呵!”

“哦!多谢师兄!”苏墨点点头,这个时候才想起来,他还一直没来及想那黑衣师兄道谢,“小弟失礼,一直还没有谢过师兄救命之恩!”

“苏师弟,不必客气。我只不过奉命行事罢了。谈不上谢不谢,只求下次苏师弟打我时轻一点。哈哈!”黑衣师兄低声笑道。

“嗯?”苏墨一愣。

此时,两个人低声言语。趁着大家不注意,那黑衣师兄脸上的遮颜术法微微一散,让苏墨看见了一眼他的真容。

那曾经是一张欠揍的脸,但是现在是满脸真诚的微笑,让苏墨倍感温暖。

“沈浪!”苏墨瞬间目瞪口呆,“师兄?”

沈浪的容颜一闪即逝。

“苏师弟,咱们以后要多亲近?哈!”

“呃?多亲多近!”苏墨答应着,可是有点茫然,心里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五轮宗内,秘密太多了。

救自己的,竟然是当日自己一拳打飞的沈浪。当日,沈浪可是把白来欺负得够呛。如今看来,那绝对是故意的。

天地两轮,还在攀比争抢。

此时,似乎已经不是争夺苏墨了,而是要证明谁才是五轮第一脉。争不争得到苏墨,乃是一种认可与象征。

其实,天轮一脉是五轮第一毋庸置疑,但是今天地轮一脉似乎憋足了劲,要与其一争短长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同一时刻,五轮宗内祖魂峰上,那位盲眼老祖盘膝在洞府内,则是一声无奈的长长叹息。

“这帮不肖子弟,真是侮了我五轮祖师的名头!一代不如一代,怪不得当年三大高手心灰意冷,都离宗远走?”

“那可不是天仙根!”

盲眼老祖独自哀叹,可是却不想插手。

而此时,他的眼前突然幻化出一道白光。白光之中,竟然有一个白衣中年修士的虚影,只是看不清面容。

盲眼修士眼盲心不盲。修行到他这个级别,眼睛可以说可有可无了。

眼前,这道白光,乃是化魂之身。

“嗯?”盲眼老祖微微迟疑了一下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神识。可是,瞬间他就知道自己不能错。

“师尊!师尊……您……您……竟然……”

那盲眼老祖竟然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,似乎做梦都不敢想象,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师尊不是死了吗?

“让那苏墨进风轮一脉!”那白衣中年修士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直接传来有些飘渺的声音。

“风轮一脉?”那盲眼老祖有些迟疑。虽然他还没有平复心情,但是也明白无论如何也不该让苏墨进风轮一脉吧?

“师尊,那苏墨可是——而且风轮一脉——”

“我知道!”那白衣修士没有让盲眼老祖说下去,“就让他进风轮一脉,但是可以暂住山门洞府。其它的随意,而以后就看五轮宗的气运造化了!”

说罢,那白光里的中年修士便渐渐消失。

“师尊——师尊——”那盲眼老修士几乎是跪爬着,冲向那道白光。可是,那白光一闪即逝。

“盲子,不必心忧!为师与你同在!”那是白衣中年修士最后传出的话语。

“盲子,叩别师尊!盲子,叩别师尊……”那盲眼老祖士磕头在地,竟然老泪纵横。没有知道,那盲眼老祖的心中的痛苦和对师父的敬重。

此时此刻,如果有人看见这位祖师如此形容,恐怕会直接疯掉。

这是五轮老祖吗?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五轮仙域边界,还是一个僵局。

听着天轮地轮各不相让,苏墨真想站起来大喊一声:让我入山内门,你们争取老子意见了吗?瞎吵吵什么?太没诚意了,你看人家水轮!

可惜实际情况是,他根本站不起来。

何况,他刚刚有了那个想法的时候,慕惊鸿就看了他一眼。她似乎知道苏墨的心中想法。

“闭嘴!”

苏墨默默地低下头,很听话,只是心中有些委屈:我也没说话呀!

天轮、地轮的相争,似乎到了白热化。因为,虚空的声音,有些激烈了。五轮仙域边界上的两位代表长老,也有些怒目而视了。

虚空的传音,似乎都能碰撞出火花。五轮诸多弟子,都知道了目前的情况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五轮宗祖魂峰上,传了一个淡淡的声音。

“诸轮首座,虚空争人,加倍赏赐如似凡俗小贩,大呼小叫,抬价买卖,成何体统?你还是仙门中人吗?你们心中,还有五轮仙意吗?你们眼中,还有祖魂峰吗?”

那个声音淡淡,但是连续发问,听着每个人耳中都如似雷鸣心魂震荡。

元婴级的威压散开,隐含几分怒气。整个五轮宗虚空都似笼罩万千黑云,压抑不已。那是,绝对的力量操控。

整个五轮宗,想杀谁杀谁。

“老祖息怒!”

“老祖息怒——”

瞬间,天轮、地轮、火轮三脉首座纷纷现身诸脉虚空,冲着祖魂峰的方向,遥遥叩拜。而五轮边界所有修士,包括慕惊鸿,全都神色肃然,跪倒在地。

元婴老祖,谁敢不拜?

当然是苏墨。

因为那个家伙跪不了,重伤在身,坐着还哼哼唧唧呢。

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!..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